墨北柒柒

以我点寸微光,护你荣光与梦想。

【双叶】一发睡前小甜饼

知乎小测验:请说出最具代表性的一件事来证明你们兄妹or兄弟or姐妹的亲密度有多高。

看着这个命题,叶秋很是纠结。能证明他和叶修之间亲密度的事情有很多,但大多数他都不愿意与他人分享。他只想将他们相处时的点点滴滴珍藏在心里,一个人细嚼慢咽地体会里面独有的甜蜜。

只有那个时候,他才深切地觉得叶修就在他的身边,是他一个人的哥哥。

思来想去,叶秋打下了这么一句话“我十二岁时还跟哥哥一起睡”。

也是很不要脸的得意了。

但又有点委屈,因为现在叶修不跟他睡了。

“叶秋你在干什么?”从耳边响起的声音很是熟悉,惊得叶秋立马踢掉了电脑的电源。

“你看到了什么?”此话一出,叶秋恨不得给自己两个嘴巴子。这么明显的欲盖弥彰,他不信叶修会看不出来。

果然下一秒叶修略带笑意的声音就传了过来。“我什么也没看到,只看到了某个幼稚的笨蛋在炫耀自己十二岁还在跟哥哥睡觉的黑历史。”话落,还十分无辜地摊了摊手,如果不是他耸动的肩膀暴露了他的心情的话,简直完美无缺。

“哼”叶秋十分高冷地表示了对叶修的无视。

然而晚上,他又忍不住抱着被子敲响了叶修的房门。房门没锁,他轻轻一推就开了。

荒天破地头一回,他哥没有在打游戏,而是半倚着床头坐在床上。看见抱着被子站在门口的他,也没有丝毫的惊讶。显然是算准了他今天会来,并且等待已久。

被叶修略带笑意的黑眸看过来时,叶秋莫名有些心虚。于是抱着被子就那么站在门口老半天没动。

他这个最先意图不轨的人先犯了怯,反倒是原本会成为“受害者”的叶修大方地拍了拍自己的床。“来吧,朕今天恩准你睡一晚朕的龙床。”

入夜,黑漆漆的房间里悄无声息,只有两人清浅的呼吸声交织在一起,逐渐融为一体。

end

也祝大家今晚都好梦,么么❤

虽然这个时候睡觉好像有点早?(bushi

【all叶】无罪(已修版)

我们有罪,我们忏悔。


——你犯下了什么罪?


 ——我......不知道,神说我们有罪。


但这个世界上真的有神存在吗?


【all叶】震惊!某叶黑竟做出这种事情......此人究竟是粉是黑?

大家好,我是小编墨北柒柒。本次由我来为大家报道今日的《关于叶神的那些事》。


近日,一名叶黑被扒出其在荣耀上的账号卡竟为叶神的小娇妻。更可怕的是,这名叶黑性别为男......


此事在网上闹得沸沸扬扬,各网友反应不一,以下为本编在某论坛上截取的几大热度评论:


【原来这个名字被你占用了!我就说我怎么注册不了......】


【鉴定完毕,是粉到深处自然黑没错了】


【叶黑们表示:我们之间出了个叛徒!】


为了验证此人叶黑的身份是真是假,小编特地搜集了此人在各大论坛上的发言:


【叶修哪里好看了?你们一个个都是瞎了吗?】


【叶修的手......也就比我的好看了那么一丢丢】


【你们别不信,叶修其实是有小肚子的!】


该名似粉似黑人士言行举止的严重不相符激起了广大群众的好奇心。


就在今日上午,为了弄清事情的真相,在小编的不懈努力下,终于与这位似粉似黑人士取得了联系。经过一系列的试探,小编不负众望地拿到了第一手情报。


——“我取这个名字其实是为了败坏叶粉的形象,她们实在是太花痴了,受不了。”


这个理由也真是......不管大家怎么看,反正小编是不相信的。不信你看看“叶神的小娇妻”这个账号的排名,进了前五十诶!让小编不禁感叹,为了“败坏叶粉形象”,这位似粉似黑人士还真是费心费力。


对于该男子的口是心非,更有网友改编了其在论坛上的发言。()内的为心理活动。


叶修哪里好看了?你们一个个都是瞎了吗?(知不知道他是我的人?)


叶修的手......也就比我好看了一丢丢。(叶修的手也是你们可以舔的吗?只有我的手才配得上他。)


你们别不信,叶修其实是有小肚子的!(摸起来软软的,超级舒服......)


她们实在是太花痴了,受不了。(我的人你们也敢肖想?【冷笑】)


对于该似粉似黑人士,叶黑官方群于今日下午发布通告,称开除该男子的叶黑身份,对此大部分网友都表示喜闻乐见。


有来自叶黑官方群的知情人士爆料道:“他平时就有点阴阳怪气的。明明自己也在说叶修的不是,但是一看到别人说叶修的坏话就很不高兴的样子。”


与此同时,根据可靠的小道消息声称,叶粉官方群有意向吸收该男子入群。但目前仍在观察之中。


以上便是今日的《关于叶神的那些事》,在此感谢为小编提供资料的网友“叶神的学历担当”。感谢大家阅读本期《关于叶神的那些事》,欢迎大家订阅本栏目,么么~

————————————小彩蛋————————————


轮回宿舍。方明华站在孙翔的宿舍门前,犹豫地敲了敲门,却发现门没关,轻轻一推就开了。察觉到有人进来的孙翔,一阵手忙脚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读卡器上的账号卡抽了出来。


“没有打扰到你吧?”方明华问道,然后掏出手机翻到了热搜榜上的《震惊!某叶黑竟做出这种事情......此人究竟是粉是黑?》,递给了孙翔。


“这个人你认识吗?”深知内情的方明华委婉地打探到。


“不是我。”看孙翔一副镇定自若的样子,方明华放心了。


殊不知就在他后脚刚踏出房门的那一刻,孙翔就将门锁了,又摸出先前拔下来的那张账号卡重新登录了荣耀。屏幕上战斗法师的名字是“日叶不休”——叶粉中排名竞技场前三十的大佬。


end

开学前最后一更,祝大家最后几天玩得开心!(PS:作业也都能够顺利赶完)

【淳雅】共生

新入的圈子太冷,为了吃粮只能亲自操刀上阵……

如果能吸引几个小可爱入坑就更好惹o>_

乐正龙牙水仙向,私设乐正集团黑白两道通吃,雅白天主白道,淳夜晚主黑道。

引子

我们共用一个身体,却经历着截然不同的人生。

正文

1,夜晚,当象征着上流人士地位的奢华宴会结束时,已经临近零点。

灯火辉煌的别墅开始一盏盏地熄灯,高效的仆人早已将宴会完后一片狼藉的大厅收拾得干干净净。一切又重归于黑暗。

主卧里没开灯,但里面的人却并未就寝。

“我说里能不能别每次都弄得满身香水胭脂味,闻得我都想吐。也不知道你怎么忍受得了那群黏人的小姐的。”淳的语气中满是厌恶,皱着眉头将身上的西装脱下,换上了一身行动方便的衣服。

“是你太心急要出来。”所以我才没来得及换衣服。脑海中一个温润的声音响起,让人无端想起那素手沏茶的翩翩公子。

“你比平常晚了两个小时。”淳冷冷地道,语气中已是显而易见的不耐烦。

看来拖延了两个小时才换他出来让他的心情这么暴躁。雅笑了笑,也不再出声去触淳的霉头,反而闭目养神起来。

等了许久都未等到雅的回答的淳心情更加不好了。也不知道是这腻人的胭脂香水味惹得他心烦,还是什么他自己还未察觉的原因。

2,淳受伤了。一条血淋淋的伤口横贯背部,从肩膀一直延伸到腰,几近露骨。

雅接手身体时,淳已经没有力气支撑了,退到了精神世界里修养。估计十天半个月都没法出来,恐怕得等好了才能出来。

对于雅来说,这不能不算一件好事。毕竟,他控制身体的时间变多了。

可他就是莫名不爽。“你都不会好好保护自己吗?”他冷声问道。

“那个伤我的人已经被我反手一枪干掉了。”淳没什么情绪地回答道。这次确实是他大意了。

“呵。”雅冷笑一声。

因受伤只能待在精神世界里的淳也不爽了,偏生他还不能说什么。于是一个人坐在那儿生闷气。

搞什么嘛,居然连雅都敢这么对我。不开心不开心不开心不开心不开心不开心不开心不开心不开心不开心。

看来今天的淳依旧没有弄懂自己为什么不爽呢。

3,雅的内心全然不像他给人的第一印象一样。

只有淳知道他其实黑得不得了。表面上一副公子如玉的典型代表。切开来看,内里全是黑的。跟黑芝麻汤圆似的。

于是此刻,雅的内心就有一只瑕疵必报的小人蠢蠢欲动。

敢动我的人,看我不搞死你。

查清楚是谁伤了淳后,雅十分腹黑地笑了。

虽然黑道上的东西他答应了淳不碰,但是……人家洗钱的渠道他想断就断。

没了╮(╯▽╰)╭后续大概就是雅把人家帮派洗钱的渠道断了后,那帮派狗急了跳墙,就派人来暗杀雅。这时淳强行附身,把那帮派全灭了。但是淳非常生气,生气得想上了不听他话去碰黑道事务结果自己遇到危险的雅。最后当然是两人携手共进,和和美美共度一生啦= ̄ω ̄=

求文

想看那种妖艳心机受,一边费尽心思想法设法勾引攻,一边暗地里除掉情敌。攻心里其实门儿清楚,但也不戳破,反而十分配合地被受勾引。

顺便祝大家七夕节快乐!

【all叶】关于我叶到底纯不纯的学术性讨论

从某个方面来说,叶修说不定纯洁得不可思议。伞哥去世的早,还未来得及给叶修做性【哲学符号】教育。(假设伞哥不打算对未成年下手的话)


后来到了嘉世,吴雪峰又宠他,所以不可能让他接触那些不得了的东西。


吴雪峰退役后,估计也没哪个队员有那个胆子给叶修普及性知识。


所以......嗯......


你们懂的【给你个眼神自己领会】

摸鱼,肉渣

“你要吃草莓吗?”叶修斜倚在厨房的大理石柜台上,一只手搭在喻文州的肩上,另一只手拈起一枚刚刚清洗过的草莓,作势要投喂喻文州。

修长白皙的手指带着欲落不落的水珠,淡黄色的灯光使得他整个人都染上了一层温润,平添一抹暧昧缠绵的气氛。

喻文州的眸色暗了一分,声音微微低沉。

“比起吃草莓,我更喜欢种草莓。”

喻文州用牙齿咬住了那颗小巧的草莓,果实破碎后流出的红色汁液流到了叶修的手上。于指尖与那颗水珠汇合,红色的绸带在水珠里蜿蜒曲折。

赶在那颗水珠坠落之前,喻文州的舌尖已轻轻舔舐上了莹白的手指。

白的手与红的舌。

空气急速升温,仿佛不停运动的分子也被这情色的画面扰得心慌意乱。

不经意的相遇,铸就了新的皇朝。

                                                                ——《撒冷镇》斯蒂芬·金


就觉得这一句很适合兴欣。

【黄叶】牵丝戏

日更一周第七弹

小虐怡情


叶修,荣耀大陆最顶尖的玩偶制作师。他一生制作出了许多令人惊艳的木偶。凡是他所出的玩偶均是上层权贵出高价也要购得的珍品。哪怕无其他用处,放在家里欣赏也是极好的。


说起叶修,不得不提起他的挚友黄少天。他们不是从小在一起的玩伴,但情义同样坚不可摧。叶修早年名叶秋,后因嘉世内部矛盾被逐出嘉世,自此改名为叶修。黄少天便是在这个时候出现的。


在那之前似乎从未有人听说过黄少天这个名字。让人不禁怀疑,这样一个惊才艳艳的剑客仿佛是突然从石头里蹦出来的。他们形影不离,甚至一度有关于他们俩是一对恋人的传言。


先前提到过,叶修一生制作出了许多令人惊艳的玩偶。每一件都犹如活物,栩栩如生。但这些都不是他最优秀的作品。


相传,叶修曾经制作出过活人偶。顾名思义,就是和活人一样的玩偶,他们从外表和思想上看都和人类没什么区别。那是连最奇妙的魔法也无法施展出的奇迹。


取天山之水为血液,用极焰之心做动力,百年难见的涅槃木为身,再辅以龙涎石、深海玉等奇珍异宝才制得。这传言一出,引来世人的疯狂抢夺。


但谁也不知道活人偶在哪里,就连嘉世也不知道——


那个活人偶的名字叫黄少天。


“叶修叶修叶修今天我们去哪里啊?为什么我们总是在搬家?就算是那些自不量力的人找上门来也没关系啊,反正本剑圣分分钟就可以把他们打得连妈都不认识。无非就是麻烦了一点儿。”山间小径,黄少天叽叽喳喳地跟在叶修旁边。


“嗯嗯。”我是不是哪儿刻错了一刀?叶修敷衍的应道,心中漫不经心地想着。


“叶修我好喜欢你,不如我们去浪迹天涯吧。就你和我两个人,当一对亡命鸳鸯怎么样?”


“哪有人敢来追杀我们两个?”叶修笑道。


“这倒是。但我刚才那只是个比喻。比喻,懂不懂?叶修叶修你就答应我呗,你说过我们两个会永远在一起的。”黄少天仍然执着于和叶修共度二人世界的想法。


黄少天喜欢叶修。叶修是知道的,因为这是他亲手造成的。


在制作黄少天的过程中,看着逐渐成型的他展现出一种前所未有的生机,叶修鬼使神差般在那颗极焰之心上刻上了“黄少天永远喜欢叶修”。


这是身为玩偶造物者的特权,就好像是技术工程师有权设定电脑的初始程序一样。


但叶修始终清清楚楚的明白,这只是机械的程序,是一早就被他设定好的命令。


都是假的。


他不知道这究竟是他的幸福还是他的悲哀。


所以他从来都不敢也不能心安理得地接受黄少天对他的感情,这份被偷来的感情。没有什么抵得过时间的冲刷,何况是一行字迹,哪怕是刻在心上的。


但黄少天对叶修的喜欢似乎并没有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变淡,反而愈加浓郁起来,仿佛一瓶陈酿的酒,随着时间的沉淀,酒香别有韵味。


有时候叶修也想,也许这份感情是真的。哪怕不是喜欢,也有亲情。不会在某个早晨醒来变成冷漠的陌生人。


可惜时间没能让他去验证。


那些人终归还是找上门来了。当着黄少天的面将真相告知于他。以解救他的名义掩饰自己的贪心。


但是他对叶修的感情.......“不只是喜欢,是爱。”


满地横尸,血流成河。


灰烬中,一颗极焰之心上镌刻着一行小小的字迹“黄少天永远喜欢叶修”。


刻骨铭心。


(七月的更新就到这里,咱们八月再见ヾ( ̄▽ ̄)Bye~Bye~)

赶紧溜,怕你们要打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