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北柒柒

以我点寸微光,护你荣光与梦想。

【韩叶♀】谁家的大小姐放荡不羁

很久以前就码好的生贺,后来被屏了。

 
这么小言的东西我到底是怎么写出来的?【遁地】
 
性转,慎入。

 
 
1,甲戌六月,皇帝驾崩,新帝上位自然免不了一番腥风血雨,首当其冲的就是叶家。叶家在老皇帝未去世之前,一直深得老皇帝的信任,家大业大,自然有不少人红了眼。如今新帝上位,根基不稳,对叶家还有所忌惮,不敢明目张胆地对付叶家,但肯定少不了暗地里的打击。这不,新帝刚一上位,就颁旨要为叶家大小姐指婚。 
 
 
 
这圣旨一出,可算是掀起了惊天波浪。众所周知,叶家只有一个小姐,那就是叶秋,这一会怎么又突然蹦出个大小姐来?总该不会是叶夫人又怀了吧,八成是个收养来替叶秋避难的无辜者。不知内情的众人纷纷猜测到。 
 
 
 
不管朝廷局势多么混乱,江湖上也是风平浪静,连向来走到哪哪就腥风血雨的君莫笑都有一段时间不见踪影了。也只有这突然冒出来的叶家大小姐可做人们饭后闲谈的话题。 
 
 
 
但对于霸图镖局来说,这可不是什么好消息。他们的头领韩文清接了护送叶家大小姐的任务,而霸图向来任务完成率极高,势必会遭到朝廷的阻挠。如果朝廷是真的打算与叶家撕破脸皮,那么暗杀也不是不可能。霸图为了完成这次任务,将要付出的代价不可谓不大。 
 
 
 
2,“准备好了吗?”韩文清敲了敲面前的雕花木门,里面传来一声模糊的应答声。或许她才刚刚起床,不少大小姐都有这样那样娇气的毛病,韩文清抱着手臂站在门口想。 
 
 
 
“咔”的一声,门开了,从里面出来了两个长得几乎一模一样的姑娘。不同的是,她们一个白衣,一个红衣。白衣女子一脸不高兴地提着一个包裹,红衣女子则满眼好奇的打量着韩文清。 
 
 
 
看来这次的任务应该不是政治的牺牲品了。韩文清到底还是松了一口气,但很快他就会发现他将要面对的可是比朝廷的追杀还要可怕的人。 
 
 
 
“路上注意安全。”白衣女子犹豫了一下,将手中的包裹递给了红衣女子。红衣女子抱了抱她,“好了,别担心,我可是你姐。” 
 
 
 
3,马车咕噜咕噜的行驶在竹间小道上,扬起一阵尘土。韩文清和叶修面对面坐着,刚才他们已经互相介绍了自己,只是韩文清不知道自己对面的叶小姐为何一直盯着他。用充满好奇和狡黠的目光肆无忌惮地打量着他,这让他难得的有些坐立不安。 
 
 
 
叶小姐这次出门并没有带很多东西,甚至连那个包裹也只是随意的放在马车上,唯独只有一把红伞确实一直拿在手上。 
 
 
 
就在韩文清想要下车查看下情况时,马车停了。韩文清几乎是立马 就察觉到了事情的不对劲。但是已经来不及了,一个黑衣人掀开窗帘,手中匕首沾上的血迹滴落在了窗帘上。车夫瘫在了马背上,没了生息。 
 
 
 
韩文清张口想把黑衣人引出去,顺 便劝诫叶小姐让她待在马车里。然后他就看见叶修用她那把红伞粗暴地把黑衣人直接一个上挑扔了出去。 
 
 
 
……好吧,是他低估了这位大小姐的武力值。 
 
 
 
4,傍晚时分,他们找了个店家下榻。不巧的是,在客栈的附近是一家青楼,此时正是客人流量大的时候。等韩文清收拾好后,隔壁的叶修来敲门了。 
 
 
 
站在门外的叶修此刻是一身男装。脱去那身红衣的她少了白天的那分锐利,身上的青衫更衬得她气质温和。只要再配把折扇,就是好一个翩翩公子。 
 
 
 
然后……他们来到了青楼。浓妆艳抹的妈妈正招揽着客人,与熟悉的常客打着招呼。楼里的姑娘不时探出头来张望,碰见长得俊俏的公子哥还要抛个媚眼,好盼望着钓上个大款。 
 
 
 
这样的场面是韩文清不熟悉的,也不喜欢的。但是叶修一副上道的样子与前来招呼的妈妈聊了起来,还时不时摇着扇子向偷偷望过来的姑娘眨一下桃花眼。惹得一群本就心存妄想的姑娘面红耳赤。 
 
 
 
所以说他到底是为什么答应了叶修逛青楼的要求?韩文清的眉头皱得更深了,一条一条仿佛用刀子刻在雕塑上似的。眼看着妈妈就要把叶修拉进包房里时,韩文清终于忍不了了。 
 
 
 
“不好意思,舍弟不懂事,今日想 出来尝尝鲜,给你们添麻烦了。”说罢,一把拉起叶修就走。全然不顾身后叶修的挣扎和叫嚷。 
 
 
 
“多可惜啊,本来我已经和妈妈讲好了价钱,她都答应了让我见一见她们的头牌的。”叶修小声嘟囔着,也不管韩文清的脸色越来越黑。 
 
 
 “你还有理了哈!身为一个女子居然跑去青楼,你不要清白了么?!”韩文清使劲攥着叶修的手臂,情绪过激地向她吼道。 
 
 
 叶修抬起头,眼底有点受伤的情绪,让韩文清一瞬间呆在原地。“那是我们家的青楼,用不着你管。”叶修情绪不明地说出了这番话,似乎还带着点嘲讽。说罢,她撇开韩文清一个人转身回了房。 
 
 
 韩文清独自站在原地,没由来地感到一丝心疼。良久,他才进了客栈,路过叶修的房间时,发现她的房门紧闭着。犹豫了好一会儿,还是没敲门,只静静地对着房门发了会呆。 
 
 
5,第二天叶修好像没事人一样,又凑到了韩文清的跟前。她今天仍是一身红衣,不着那些艳俗的脂粉,却自有一种女侠风范。她不是深闺的弱女子,也不是娇蛮的大小姐,而是江湖中那一枝带刺的红玫瑰。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你觉得我们这样像不像是在私奔?”叶修抬眼向他瞥去,存了心思故意要逗弄韩文清。韩文清不置可否,只是沉下脸来。叶修仍是笑嘻嘻的,还在那不依不饶地说道“你看我们孤男寡女独处一室,还有暗士来刺杀,我觉得这种气氛就很像是一对逃命鸳鸯。” 
 
 
 逃命鸳鸯?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后面的追兵可能早在第一天就被丧心病狂的两人给杀得不剩几个,然后好过不受打扰的二人世界。 
 
 
 岁月静好,有那么一瞬间,韩文清突然觉得就这样下去也挺不错的。 
 
 
6,叶修不见了。只留了一张纸条压在枕头旁,上面龙飞凤舞地写着几个大字。 
 
 
 若有缘,江湖再见。 
 
 
 江湖再见?呵,韩文清冷哼一声。这还是霸图第一次失手的任务,失败的原因竟然是护送对象自己跑了?! 
 
 
 
而逃出客栈的叶修并不知道自己将来会面临着什么,相反,她已经盘算着接下来该如何以君莫笑的身份浪迹天涯。 
 


 她可是很期待再一次与韩文清的见面。江湖此刻处于暴风雨前的宁静,不知道他们有没有准备好迎接她的到来? 
 

 (其实我还挺想写叶家大小姐被指婚给韩家公子的后续的orz)


评论(2)

热度(94)